【中時】從狩獵到守護社頂人學說自己的故事

2015年08月24日 10:21 劉克襄

陽光耀眼的夏季,墾丁遊客如織, 沙灘擠滿人潮。離開熱鬧的墾丁大街,來到車程10分鐘的社頂部落,彷彿來到另一個世界,能夠享受寧靜、貼近自然。

社頂舊名「龜仔角」,為史籍記載「瑯嶠十八番社」之一,也是台灣最南端的排灣族部落,因地勢高、居「諸社之頂」得名。部落與外來文化接觸早,生活及文化呈現多元融合。

梅花鹿復育地 追逐者變捍衛者

社頂地區擁有豐富的植物、動物、地質景觀,包括毛柿林、螢光蕈、螢火蟲、灰面鷲、赤腹鷹、食蛇龜、珊瑚礁岩等,也是梅花鹿復育基地。2005年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選擇社頂為生態旅遊試辦地,經過在地社團多年努力,曾經狩獵謀生的社頂居民,現已變身為生態環境的守護者。

在《中國時報》與正聲廣播電台合作的「新故鄉動員令」節目中,社頂部落文化發展促進會總幹事余小芳接受主持人劉克襄訪問指出,社頂推展生態旅遊不只是為了營利,更是為了維護部落的生態環境,獲得的盈餘也百分之百回饋社區。

學生蹲點 促成部落生態遊

社頂部落緊鄰墾丁森林遊樂區及社頂自然公園,過去居民為販售謀利,常盜採、盜獵自然資源,也因濫墾、違建與國家公園管理處衝突。後來因墾丁大街興起等因素遊客大減,商家紛紛停業,社區走向沒落,發展生態旅遊成為社頂重生的契機。

余小芳指出,一開始居民因為不了解,加上先前與國家公園管理處的摩擦,對生態旅遊抱持不信任態度。居民對身邊的動植物及自然景觀習以為常,質疑「怎麼會有人花錢來看?」也有人不解為何要去保護過去狩獵的對象。

她強調,前幾年的溝通要特別感謝屏東科技大學森林系副教授陳美惠,她讓學生在社頂蹲點,陪著促進會幹部逐戶拜訪,還協助培育解說員。經過10年的運作,社區多數居民已轉為支持,社頂生態旅遊也站穩,每天都有遊客參加行程。

日夜巡守護林 不為賺錢壞環境

余小芳說明,促進會推展生態旅遊及生態復育的比重各半,「沒有因為生態旅遊,就忘了應該做的事。」考量環境承載量,目前只有4條旅遊路線,每條1天只接受100人報名,一旦發現生態環境可能受到影響,就會暫停導覽活動。同時,每天白天及晚上都會有一組2人巡守,解說員必須義務參與。巡守有多個功能,一是森林守護、防止盜採盜獵,一是記錄步道上的生物種類及數量,也順道清除外來物種。連續不間斷的監測數據,已成為研究社頂生態環境的重要參考。

她強調,經過這些年的實踐,生態保育成為居民內化的一部分,如果解說行程與排定的巡守衝突,許多成員會放棄帶隊賺錢的機會,「在這個社區,公民教育是成功的。」而且,「為了保留原來的美好,有些東西社頂是願意放棄的」,例如為了不影響螢火蟲生態,打消在部分地區裝設路燈的念頭。

盈餘回饋社區 發禮金開安親班

生態旅遊的盈餘除了發放禮金禮品給部落老人外,更有一定比例用來開設兒童美術班、英語班等課程。余小芳說,這對社區很重要,社頂小孩到最近的恆春上安親班,單程就要13公里,而且許多收入不豐的家庭根本無法負擔上課費用。

她強調,開班的目的不是要培養天才,而是希望從教育著手,讓他們可以有另外的出路,不一定要去墾丁大街擺攤或飯店餐廳工作,「不喜歡自然生物的,也可以有其他選擇。」余小芳很有信心地說,社頂小朋友的美術作品很有生命力,色彩豐富,不輸給任何美術實驗班的小朋友。(中國時報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屏科大社區林業研究室

社區林業研究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